那些“独立书店”们怎么样了?
来源:交汇点新闻  | 时间:2021年02月25日

文/陆威

  南京的一家实体书店“撑不住了”。2月18日凌晨两点,南京首个24小时公共阅读空间——二楼南书房在网上发布了求助消息,称自身已连续闭店超8个月,需要读者朋友们的帮助才能继续维持下去。不光是二楼南书房,在线上书城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南京的独立书店大多面临着各式的生存困境,但同时也在不懈地找寻各自的破局方法,进行着“花式突围”。

  困境:

  闭店超8个月,24小时书房被迫“求救”

  “不灭的理想,不关灯的书房。”秉承这一愿景,创始人陈烨于2015年创立了二楼南书房。这家位于秣陵路21号民国建筑4号楼二层的书房,虽然面积仅有60平方米,但收纳了超5000册图书。从此,南京这座城市有了第一个24小时公共阅读空间,读者任何时间都可以到这里借阅图书。书房开业之初,除了书迷高度关注,大量游客、市民也被这座充满民国文艺风情的书房吸引,纷纷慕名前去参观打卡。

  这样一座昔日饱受关注和赞誉的24小时书房,却在即将迎来开业第6个年头的关口“撑不住了”。2月18日凌晨两点,一则消息在关注着二楼南书房的书迷朋友圈中转发。“2020年,二楼南书房闭店已超过8个月”“一个月仅需支持1小时,就能帮助二楼南书房持续亮灯”……求助消息的字里行间既充满着诚恳,也透露着无奈。

  “从开业到2020年1月份,连续五年多以来,二楼南书房一天都没关过,直到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这个记录。”陈烨讲述道,受疫情影响,二楼南书房从春节一直歇业到了2020年6月才重新开张,谁知没过多久,政府的危房改造工程开始了。“危房消险改造10月份开始,我们于是又关门了。”

  实际上,二楼南书房在疫情之前也长期承受着很大的运营压力。“书房最初的定位是偏公益的,图书只借不卖,基本没有商业模式。”陈烨说,“另一方面,不论人工成本和房租,光是寒暑天的水电就是一笔庞大支出……一年下来,书房总的运营成本大概需要二、三十万元。”

  这次的“求救”,是希望书迷们参与进来,既可以到书房来做志愿者,也可以捐助二楼南书房一小时19.9元的人力成本,让书房的灯继续亮下去。

  破局:

  创立兄弟品牌,兼顾理想情怀与商业利润

  起初,陈烨创办二楼南书房的初衷除了打造一处“可以静心读书的地方”,主要是希望能免费为社会团体、个人开展公益文化活动提供场地支持。

  初衷虽好,但书房后来的用途有点偏离轨道。由于24小时免费对公众开放,后来有很多无家可归的人会到书房里过夜,甚至还在卫生间里洗澡擦身。这种某个人长期占用书房的行为影响了前来阅览图书的读者,陈烨只好把他们请了出去。“有个人走之前还向我兜售他的破自行车,看他这么可怜,于是我花了一百块钱把自行车买了下来。”陈烨一边回忆一边苦笑。

  后来书房对来客的到访加以了一定的限制——非会员需通过每人每次限领1张的“打卡劵”到书房参访、观光。“成为会员要支付120元,其中20元为会员注册费、100元为图书押金。”陈烨说,“靠会员制和文创产品,书房仅能勉强度日,一遇上疫情就连房租也交不起了,多亏房东阿姨给我们延了期。”

  数字化大潮之下,实体书店日渐凋零,靠免费借书的二楼南书房日后将何去何从?陈烨的选择是把“理想的归理想,商业的归商业”。

  二楼南书房的文化品牌更多的是承载着一种文化情怀,其品牌形象也基本在读者群体心目中定型了,如果再大搞商业、追求盈利,反而是对这个品牌的破坏。为此,陈烨给二楼南书房定的运营目标就是保持收支平衡、维持现状。同时将商业性服务移植到了新品牌“读立书店”上来。

  “读立书店直接对接政府机构或企业,卖空间、卖体验、卖服务,而不单单卖书。”作为二楼南书房的“孪生兄弟”,读立书店除了卖书还有其他几种混合业态,如咖啡厅、舞台剧场、亲子空间、联合办公、文创市集等,这些业态灵活根据不同主题、地域及空间做自由组合。

  “比如读立书店新河社区店,直接面向住在附近的居民,读书、聚会、喝咖啡、带着小孩到二楼画室画画,都是可以的。”陈烨说道,“钟山店则开在中山陵音乐台,与钟山风景区深度合作,除了读书、品茗,还会组织‘艺术钟山’现场绘画等文化活动。”

  用陈烨的话来说,二楼南书房的品牌、团队、项目经验,以及成熟的管理系统造就了读立书店;读立书店以书店为载体,向基层政府、商场、景区提供多种业态的文化服务,盈利后“反哺”二楼南书房——二者以一种密不可分的“双生”的形式,兼顾了理想情怀与商业利润。

  同行:

  “以书换酒”、二手书集市、个性化主题……

  大小独立书店上演“花式突围”

  二楼南书店走上了另辟战场的破局之路,南京其他独立书店也在尝试着花式突围。

  在剪子巷通往老门东的路上,有家“换酒书店”。正如写在门店橱窗上“晴耕雨读,书能换酒”的八字标语,顾客真的可以拿着旧书到这里换酒或是折价。换酒书店不止售卖新旧图书,门店里还精心摆放着各类酒品、文具、玩偶、明信片以及文化衫、帆布袋等有趣的小玩意儿,俨然一方小小的艺术天地。

  在店主曹蓉看来,她所经营的这家换酒书店虽然“文艺范儿”满满,但本质上还是在做生意。“我性格比较佛系,当初选择开书店只是因为不想打工、能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并非为了贩售情怀。”曹蓉说。

  为了开书店,曹蓉与合伙人曾经历了大约两年的积累,研究了很久在哪卖、卖什么、怎么卖。在曹蓉看来,始终有人在实体书店买书,最重要的还是书店的经营方式。为此,他们考察了长三角和日本的各种书店,阅读商业和销售方面的书,并精挑细选以确保每本书的质量。“上架的所有书我们都曾读过,好多顾客都称赞我们书店书选得好。”

  与此同时,当代年轻人不仅阅读品味正在提高,对有趣、有品的文化产品需求也日益旺盛,她希望为这样的群体提供相应的产品和服务。基于这两个判断,曹蓉才综合选择了“书店+杂货店”的商业模式。

  有围绕图书搭建新场景的,也有执着于图书销售本身的。有别于部分书店琳琅满目的“快餐式”书单推荐,南京万象书坊坚持通过对书籍进行专业的遴选和分析,从而为用户提供精品图书。

  “虽然万象书坊是集书店、咖啡简餐、文创产品、体验活动为一体的文化空间,但其他的业态所占比重并不高,我们将绝大部分资金和人力投入到了图书销售方面,其他的拓展都围绕着卖书展开。”万象书坊创始人魏明表示,为了将主营的人文社科图书类目做得更精、更专,万象书坊坚持扮演为读者提供信息服务的角色,通过线下活动、线下引导将优质图书的信息呈现给受众,然后再由他们自主选择。

  围绕这个理念,万象书坊经常邀请文学、社科、艺术等领域的嘉宾,以高质量的对谈、讲座形式,与读者分享相关著作、各类前沿的观点。同时还会利用书店的场地和平台,不定期举行“C2C二手书市集”,为爱读书的人提供一个相识、相聚的交流平台。这些举措都为图书的线下销售打开了新局面。

  此外,奇点书集将书店、艺廊、美学生活馆、咖啡馆、设计师服装等多种业态融为一体,将受众定位从爱书人士扩展开来;位于玄武湖内的先锋虫子书店,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家以虫子为主题的书店,其目标人群则是对虫子没有距离感的孩子;依托老门东的创意氛围,作为一个展示和阅读的空间,“一间很小的书店”迅速吸引了景区游客的目光……这些风格迥异的独立书店,也在差异化、个性化和文艺化中找到了新的生机。

  分析:

  立足线下空间优势,

  建立读者与书店之间的情感联系

  放眼未来,独立书店还能做些什么?围绕“书店”二字,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郭平给出了自己的观点:一是要把“书”这个核心内容做好,才能让读者真正被吸引过来;因此无论毛利率多低,图书都是独立书店必须守好的基本盘。而作为实体的“店”,更需要充分利用好线下空间的优势,一方面契合书店周围的环境和人流,另一方面提供读者愿意接受且对书店盈利有益的服务与活动,让线下书店的空间“变现”。

  “一家好的书店不仅是图书,更重要的是它散发的气息符合我心灵的口味,我的生活与之有着无法割断的联系。”按照郭平的理解,一家书店散发出的精神气质不在于装潢、打扮,而在于精神消费的满足,“所以关键是要找准自身定位,到底卖什么书、卖什么周边,呈现出来的感觉、吸引的群体,都要和别的书店不一样,才能长久地立足。”

  在郭平眼中,独立书店不仅仅是书籍的陈列展示,更是一个交友的空间,经常能收获很多有趣的体验和经历。“在书店我可以见到我想见到的人,听到我感兴趣的话题讨论,找到心灵上的栖居地。”郭平表示,如何利用好独立书店的这个优势,建立读者与书店之间的情感纽带,也应该是每一家独立书店都要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网站地图 大都会娱乐平台 大都会娱乐网址 拉斯维加斯网址
申博会员开户 太阳城导航 申博正网 太阳城游戏网站
太平洋公司官方网站 777网上游戏直营网 澳门金沙网直营 cc彩票PC蛋蛋
千亿国际娱乐网址 拉斯维加斯提现快不 乐虎国际88元注册 大都会线上娱乐
优发娱乐电脑版网址 广东会电子游戏娱乐 皇家88娱乐 大都会娱乐会所
DC938.COM 988BBIN.COM 333BBIN.COM 918psb.com pr138.com
55sbib.com 678jbs.com 317SUN.COM 231SUN.COM 638PT.COM
498SUN.COM 167sunbet.com 195sun.com 761cw.com 898jbs.com
1112898.COM XSB718.COM 271SUN.COM 176sun.com 87XTD.COM